深狱抄经

人呆犯二不撕x,请多指教。
有时候是白塔,有时候是深狱。

看到生哥雕木人一秒想起李寻欢啊突然泪目QAQ
生哥啊生哥,学啥不好偏学李圣母,是怕不被兄弟坑还是怕女主最后跟了你?你看最后你 be 了吧,哼╯^╰都怪你自己不学好,我才不心疼你,真的,才不心疼你呢哼 (▼ヘ▼#)

镰仓物语·黄泉国·幻想乡

周末和同学去看了《镰仓物语》。极“孩子气”的电影。

本来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不过是约好了每周要见面吃饭,大约觉得只做这些对不起我的早起和一个半小时的地铁,便决定去看个电影吧。她看见有这一部,问我看不看。我只瞥到雅人叔的名字,便连简介都没有看就同意了。

影片开始我才知道这个故事是什么样子的。孩子气的小说家一色正和,和《Legal High》里的古美门其实还是有些像的,只是没有古美门孩子气得那么夸张。雅人叔老了,但是他穿和服真的很好看,特别有气质的中年男人。小说家的妻子亚纪子是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年轻姑娘,和他一见钟情。

我很喜欢正和的孩子气。他喜欢火车模型,他收藏了好多各种各样的火车模型,这种有些天真的收集癖,我莫名觉得浪漫。

剧情确实是有些狗血的,但是对我来说黄泉国这个设定就足以让我爱上它。你看到的就是你所想象的黄泉国。电车在山之间海之上穿梭,依山建起层层木质的楼阁和街市。我想起很多霹雳的同人文里都看到过的仙山,我补的剧不多,不知道剧里有没有仙山这样一个地方的镜头,但是我总觉得仙山可以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样子很好。

在营救亚纪子的时候,正和通过想象力去战斗。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凭空铺起的一条木桥延伸到远方,怪物跑来的时候,凭空竖起木门作为屏障。还有电车,就那样在轨道上被凭空组装起来,然后向前疾驰,然后被追击的怪物融化掉。

但是我又想,它一边融你就不能一边修吗?拦怪物不能用铁栅栏吗?不能直接想象干掉怪物吗?还要攒个怒气值等个CD怎地?

后来又觉得,在这样一个单纯到有点傻乎乎的故事里,我完全不必想这么过分聪明的解决方案。我越发觉得它根本不是一个给大人看的成熟的故事,而更像一个孩子的梦。

在梦里就是这样,徒劳地抵抗满身鳞甲的怪物,用尽办法也没法有效躲避它的追击,更不必说杀死它,然后在即将被怪物杀死的时候醒过来。带着一身冷汗醒过来,想起昨晚的睡前故事里讲的,王子为了救公主和恶龙搏斗的故事。王子总会救出公主的,他们会生生世世在一起,什么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这是孩子们看不厌的可爱的童话。

这是大人们会嗤之以鼻的无聊的童话。

【逆水寒/戚顾】欸乃一声山水绿

这几天突然脑内循环柳宗元的《渔翁》,然后就想,英雄的心老了,血冷了,真正隐居山水之间,会是什么样子呢?
而电视剧里的青衫顾也真正帅到我了,感觉这样一个美人应该是山水之精灵,怎么就染了一身血腥呢。。。特别心疼又无奈。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正文分割线————————

铁手回到六扇门以后,戚少商就离开了京城。
他成为一个浪子。
浪子,就是没有家的人。他一直在走,从来不停下。
他不能停下,他不敢停下。人停下就会开始回忆,而回忆会让人痛苦。过分的痛苦会消磨人的意志,于是人就被自己的回忆杀死。
一个独臂人,一匹枣红马,一把剑,一壶酒。
他习惯了一个人喝炮打灯,呛人的酒,一如当年那人说的满喉烟霞烈火。
他从江南走到漠北,又从漠北走到西南。看见喜欢的景色就停下宿一日,最多宿一日。
他不记得时间。只是冷了添衣热了当掉。
那天清晨他宿在江畔山脚,被鸟鸣叫醒时正好看见一叶小舟一个渔翁,在青白的晨雾中顺流而来。
他突然想留下来。他于是留了下来。
他才发现自己可以平静地想起那个人。
他才发现自己开始思念那个人。
——那人已经用命赎了罪,而死人往往更容易被活人宽恕,也更容易让活人宽恕命运。

他买了这只小舟和渔翁的蓑笠。他学会了钓鱼,也学会了烹鱼。
——却始终做不出当年那盘杜鹃醉鱼的味道。
那段血淋淋的日子里,他曾经无法抑制地想象,想象有一天一切都结束,自己和红泪就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搭一间不大却温馨的小屋,生一对玉雪可爱的儿女。可是他知道,她也知道,他不是一个有定性的人,而且他太多情,他和她可以相爱,却不适合相守一生。而现在,她嫁给小妖也有很久了吧。想来,她的孩子都会走路了吧。

他日复一日的看着同样的山水,看着晨雾和晚霞。
他开始放任自己的思念,望着云水相连的地方出神。那个人眉眼精致,身材纤瘦,又爱穿宽大青衫,一身的书卷气,分明是应该在这水光山色中间且行且吟的谪仙人,仿佛下一刻就要拨开烟雾从江面上走过来。
他有时候会做梦,梦见他们的初见,梦见他们偷不掺水的炮打灯,梦见那人弹琴,他舞剑。
醒来脸上湿湿的。不过这里本来就潮湿,每天醒来脸上都湿湿的。
当时的对话还在耳畔回响——
“这位书生倒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你也是一派英雄气概。”

突如其来的怀旧

刚刚舍友问我上面一个非下面一个衣念什么,然后突然就想起罗姐姐了。
当年的 ID 还没变,三个字或者拆开重组成四个字,建安十二年,七相,都躺在她的博客里。她也用 lof 了,还是这个 ID 。
一晃好几年了,我好久没回过亮吧了。
丞相千古。

关于儿童文学/童话的碎碎念

昨天转文学专业的面试,老师问最喜欢的作家,我说曹文轩。她说这不是小学的吗,我说现在我也最喜欢曹文轩。
因为他写的够现实又够浪漫,干净而自然,不像鲁迅和萧红,逼着人去看血淋淋脏兮兮的铅一般沉重的丑事。我生活中看了一遍还不够,再到书上看一遍,然后痛苦的意识到一百年前这样一百年后还这样,甚至某种意义上自己身在其中受其影响,我抖 m 吗?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我甚至不看家庭伦理剧和太“生活”的电影,人得对自己好一点儿,知道自己对海鲜过敏就别吃海鲜。
大学以后有一阵子想不开,看贾平凹的《老生》还有萧红的《生死场》,看的难受的不得了。后来又开始少量的重温一些童话,像《纳尼亚传奇》,就是一种愉悦的感动了。我爱极了阿斯兰创造纳尼亚的一段,以及最后一战里所有生物奔跑的一段。创世的阿斯兰王在黑暗里歌唱,于是就有了天空上的日月星辰,就有了山河原野,就有了草木和动物,从虚无中生长出来的最纯粹干净的万物。纳尼亚崩塌之时,所有生物追随阿斯兰一起奔跑,越过山渡过河跨过海,甚至逆瀑布而上,没有疲倦地奔跑,跑到世界的尽头。那是一场充斥着希望和勇气的的旅程。
我印象极深刻的,八个国王和女王只回来了七个,还有一个湮灭在长大的世界里。

我想我是“长大”了的,我可以像个大人一样和火车上的陌生人搭讪,可以独自去陌生的城市,可以在出租车上和司机侃一路大山。我可以做出不动声色的大人的样子,自己面对陌生环境里的一切。可我又像是一个孩子,一个顾城诗里那样的孩子,我曾被一群善良的伙伴宠坏,他们由着我任性,任性地享受他们的无私善良宽容礼貌和知性,让我假装自己可以用画笔画出一切美好的东西。我一点也不想“长大”,我害怕有一天会对一个孩子在大地上画满窗子的愿望嗤之以鼻。我庆幸自己还会为了阿斯兰创世的场面而流泪。

《青铜葵花》也好,《小王子》也好,《纳尼亚传奇》也好,我想真正的儿童文学是小孩子看热闹,大人看门道的东西。长大以后再回去读,觉得幼稚低龄的,大多是启蒙教材级别的东西,教文明礼貌说话写字的。能够引起思考甚至感动的,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儿童文学”,是含金量高的“童话”。以后也有可能选择儿童文学方向吧,希望有机会听曹文轩老师的课。

乌衣巷口夕阳斜——二刷李晓旭《乌衣巷》

乌衣巷口夕阳斜——二刷李晓旭《乌衣巷》

约了好友一同去,先吃饭再赶过去。太高兴忘了时间,去迟了错过了开头。

上次是全心看剧情,这次终于可以注意各种漂亮的细节,还有好好听一听震撼的背景音乐——不是胡琴鼓乐,是类似交响乐的背景音乐。

这次比上次离她更近,结束以后甚至跑到台下去看她,近距离看她是个中式的美女,落落大方;坐在座位上远看她是个翩翩公子少年郎,从书中走来,可以温润可以狂放,可以深沉可以痴狂。

强烈的情感,既靠唱的,也靠背景音乐,宣旨赐婚的一段,背景音乐急促而有力,而且渐强,营造出的效果震撼人心。

她背对观众立在灵堂里,便是真正的魏晋高门贵族公子哥的身影。

她靠坐在榻上,小说里的风流轻狂公子就有了形貌。

她张开双臂走向台前,然后拱手作揖,便是最翩然的浊世公子。

她是一个女人,却在同一个舞台上漂亮地塑造了不同性格的两个出色的男人,并令女人都为之心折。

 

其实一直觉得这个设置是有毛病的。人设里认真做官的七郎怕不是白做官了,竟不知道王谢两家真正的地位有多高。数代的贵族,有军功有文名,那是连皇帝都难以撼动的地位,一个公主不娶最多皇帝有点意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况且这样的家族的子弟有没有成亲夫人是哪家的关系好不好,大约是这些贵族以及皇族人尽皆知的。说句题外话,我觉得道茂被休仍受到五郎的惦念七郎的怜爱,自然道德和性情没的说,休妻大概是身体原因吧。于是公主才做了填房——这公主要么不受宠要么太任性,否则干嘛嫁给这个离异人士呢?填房地位总归还是不如结发妻的。

 

另外一点就是,我还是喜欢五郎这样子的“痴”人。当初纠结道茂表妹喜欢端方雅正的公子哥儿还是潇洒恣肆的浪子的时候,折腾自己的发型和服饰,着实有趣。后来夜访道茂的时候,风雪之夜独自出走,门前徘徊终已不入。想着自己扣门她应门的情态无声笑起来的青年,站在她的门外轻轻叹气而不肯说话的青年,留下油纸伞悄悄下山回乌衣巷的青年。后来七郎病逝的时候,灵堂里的大哭复长笑,长笑又大哭;梅花三弄弹罢,起身摔琴,叫七弟黄泉路等。

 

最后啊,五郎立在阶上,身前是繁华的街巷,小贩来来往往好不热闹。而这样的场景,硬生生演出了孤独和凄凉。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最后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是痴汉脸了,就后悔没有化妆没有穿漂亮的裙子没有没有买第一排的票和花束好冲上去给她送花和她合影。如果可以有这样的一个帅气又有气质的女朋友,弯了也值了。


没查资料的瞎扯

今天看了电影《曹操和杨修》。
看之前父上和我聊天,给我讲杨修的死因。
主要原因是继承人问题上杨修做的让曹老板不满意了。我的理解就是他站错队了。
继承人问题,俗称送命题。
而杨修本人也是个鸡肋,杀之不忍留之不甘。挺聪明挺有能力的青年,偏偏自负骄傲的过了头,胆子大得过了头。
最近狂刷蒋张,所以看得时候就想起蒋张来。
感觉和蒋张有相似也有不同吧。蒋猜忌心大概也是不亚于曹老板的,张犯的事也绝不比杨轻,不过汉卿和德祖不一样,汉卿是介石夫妇视之如弟如儿的人,而德祖和他没有这么好的关系,即使有姻亲,也是不够铁的。况且汉卿有兵有钱,也圆滑多了,德祖太直率了,而且只是个普通臣子,而非军阀,筹码远远不够,自然说杀就杀。
资料了解的不多,很可能说的不对,tag也冷,有小天使看到的话请多指教啦(●'◡'●)ノ❤

打遇见逆水寒的碎碎念

一个书粉玩了一段时间遇见逆水寒以后的碎碎念。
先前在崖余和小顾中间犹豫了很久,最后选择先攻略小顾,虽然反派但是没有方应看那么恐怖。而且自从对创神篇的君权神授一见钟情,就总有一种我爱上一个侵略我的土地的坏人人的纠结感。。。小顾也给我类似的感觉,毕竟他是叛徒。。。去边关查事情的时候觉得边关关系大宋安危,神侯府的人有权有势又正义,更适合去,就选了崖余,结果在他受伤的时候,需要选择亲手喂药还是找人给他疗伤,突然好难受。这是我心疼到不行的青年啊,但现在我选择的是别人,所以不该对他太亲近,选找人给他疗伤。
对别人来说这可能是个古风版恋与制作人,但是对我来说,因为看过四大名捕系列和说英雄系列,还有逆水寒的小说和电视剧,知道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性格他们的悲欢,所以很多地方感觉倍添悲哀。

那个把自己当作暗器的年轻武者。
那个在唐家人威胁下依然对喜欢的姑娘移不开眼的傻乎乎的少年。
那个绮梦客栈里羞红了脸挣扎着站起来的大男孩。
那个被所爱的女人背弃和伤害的少年。
那个写一手漂亮瘦金体的青年。
那个含着一枝独锈的高手。
那个独坐小楼吹箫的身影。
小吻。燕窝。

那个青衫的文人。
那两只小公羊。
那盘杜鹃醉鱼。
那一夜偷的不掺水的炮打灯。
被撕碎又粘起的七略。
断臂的神龙。
神哭小斧。
田野里烧死的那对相拥的男女。
千里追杀。

落日复升山字经。
有七个姨太太却没有正室的小侯爷。
有桥集团的实际领导。
年轻英俊嘴甜深得圣眷的宠臣。
神枪血剑方小侯。
谈笑袖手剑笑血,翻手为云覆手雨。
n重无间道雷媚的真正主人。
八面玲珑,老谋深算。
朝堂的老狐狸,武林的六大高手之一。
强大到恐怖。

不是单薄的几句话的人设,是有血肉有故事的人。我为他们哭过笑过,心疼过焦急过恐惧过,又欣慰过庆幸过开心过。所以对他们有着更深更复杂的感情,一边槽着把反派洗太白把傻小子改的太会撩,一边想他这样大概更容易得到爱吧,原谅编剧一秒。

关于牛郎织女

《遇见逆水寒》里,方应看讲的牛郎织女的故事里,牛郎抱走了织女的衣服,然后娶了她和她生儿育女。王母娘娘找到织女以后,把织女带回天上,织女临走前剥了牛郎的皮,而不是牛郎剥了老牛的皮。
他说,织女是天上的仙女,才貌双全还是仙身,凭什么看上一个放牛的,而且是一个用不入流的下作手段比她委身的男人?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啊,白富美看上穷小子未必不可能,但是这个穷小子要是通过折辱她才认识她的,她当然更可能报仇而不是爱上他——毕竟折辱不同于揪她辫子逗她生气这种恶作剧式的幼稚示爱,恶作剧没有践踏她的尊严,而折辱有。
这个故事里的织女就像被卖到山里的女大学生,被有钱有势的家人找到,就会毫不留情的复仇。
可惜故事多是穷书生写的,穷书生当然想娶个仙女,仙女不行,大户人家的小姐也可以。而大户人家的小姐自然不会看上穷小子,她们看上的人,那得是“东方千余骑,夫婿在上头”的天之骄子,“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腰中鹿卢剑,可值千万余”的高富帅,“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的出色人物。哪怕再喜欢安静平淡生活的,好歹也要求是王徽之之流,虽则隐居,风姿及用度也是一派贵族风范的。
放牛郎很容易看上美丽的仙女,而仙女不会看上普普通通的放牛郎。

【ABO脑洞】赵云澜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地理梗/神话梗。
已知:一,赵云澜=昆仑。二,赵云澜和沈巍在一起了。三,沈巍是个A,赵云澜是个O,现在他们要有孩子了。
求:给孩子起什么名字。
大庆:玉虚?玉珠?
楚恕之:那还不如叫和田。
汪徵:其实,慕士也可以的。
祝红:昆仑山生碧树、瑶树,叫碧瑶吧。等等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啊……我再想想,要不叫琅玕?文玉?
林静:昆仑山脉的造陆运动十分激烈……叫柴达木。
郭长城:我觉得,叫……沈沈沈教授你你你冷静啊别别别拔刀——